2018年5月

本报记者 蓝震 王丽 本报通讯员 温艺华

家住杭州下城区马市街社区61岁的赵大伯怎么也无法料到,春节期间,一向身体还可以的他,会撇下心心念念、一直照顾着的母亲(瘫痪)和阿妹(有精神疾患),先走一步。

令人唏嘘的是,他在家离世数日才被发现。而在邻里眼中一向内向、沉默的他,其实是才华横溢的教师、编剧和作家 。

我们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

数据显示,在杭州,每5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超过60岁的老年人。

如何让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如何更好地扶持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则需要全社会更多人的关注和思考。

连日来,钱报记者走访了多个社区,和社工与志愿者一起,来到老年人身边,来到困难家庭和特殊人群身边……

这些家庭,有的是相依为命的老夫妻俩其中一个生了重病,有的是子女早逝或患病不能自理,而父母渐老无力照顾。

他们的生活,如风中的残烛飘忽摇曳,我们,又该如何为他们遮风挡雨?

照顾中风老伴多年

14年来她没睡过一个整觉

采访对象:寿阿姨、张叔叔

年龄:70岁、74岁

“老头子,今天没下雨,我们出去走走。”70岁的寿美凤推着轮椅上的丈夫出了房门。从3楼下到1楼,走了半个多小时。

16年前,他们的儿子因为意外离开人世。没两年受了刺激的张志新高血压引发中风,半边身子动不了了。每天夜里,张志新要起夜十几次,只要他动一动身体, 寿美凤就会惊醒过来,披件衣服就赶紧下床把尿壶端过来。14年来,寿美凤没睡好一个整觉,病一个个累出来,糖尿病、心脏早搏钙化、高血压,后来连肾都出了 问题。在老两口的房子里,最多的摆设竟然是一盒盒药品。

就在前些天,张志新上厕所,因为坐得久了,加上本就半边瘫痪,起来的时候腿一麻没站稳,一下就倒在地上。寿美凤心里一慌,连社区给装的紧急呼叫按钮都忘了,就冲下楼去找人……

“他们这个家全靠寿阿姨撑着。”

社工一对多确实力不从心,不妨考虑机构养老

艮园社区书记陈滨:我们有两位志愿者与老两口结对,时不时会登门看望,而住在他们楼上的杨惠琴,更是热心邻居一个,有好吃的都会给两位老人留一份。“我们社区一共有社工12名,加上4名居委会成员,16个人要负责7000多位居民的日常管理和事务,担子不轻。”

寿美凤、张志新两位老人是社区重点关注的对象,社工会定期上门探访或者电话了解情况,还有热心的志愿者帮忙。可是即便这样,依然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比如老人每天晚上要起夜,这事儿志愿者根本插不上手。

“其实,机构养老,也许是帮助这些特殊老年群体的出路。”陈滨说,今年他们志愿者队伍打算做件事儿,把全杭州的养老机构都跑一遍,整理一份资料,推介给 有需要的老年人,如果他们需要,还可以陪着他们去实地看看,现在不少养老机构条件很不错,医养护一体,希望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接受机构养老的理念。

一想起早走一步的女儿

她只能对着鸟儿说说话

采访对象:吴奶奶

年龄:81岁

敲开定安路社区吴奶奶家的房门,她像个孩子一样,从屋里蹦了出来,一把握住上城区清波街道社工姚乐娴大姐的手,乐得合不拢嘴。姚大姐是老人的老朋友了,像女儿一样,经常过来找她谈心。

吴奶奶招呼我们进屋,房间不大,50平方米。来的时候,正好是饭点。老人的午餐是前一天的剩饭,烧成泡饭,就着酱萝卜。“一个人吃,简单点。”吴奶奶怕尴尬,赶紧把话题岔开了,“社区蛮关心我咧,隔三岔五都会有人过来跟我聊聊天,帮我买菜,还会送点东西过来。”

吴奶奶的丈夫走了10多年,最爱她的女儿也走了4年多了。

“女儿走了,家里更空荡了……”说着说着,老人眼角已含泪花。姚大姐赶紧开导起来,“不要担心,女儿在天上保佑你的,你身体好过得好,女儿才开心呢!”

吴奶奶身体还算可以,她最怕的是孤独,每次想女儿时,只能对着两只鸟说话——“买来四五年了,很通人性,每天心里有苦恼,我都会跟他们说说。”

“最担心生病,谁能叫得应呢?”老人的担心,其实社工姚大姐也考虑到了,“吴奶奶有高血压,要天天服药,我们也会经常上门,也跟周边的邻居打了招呼,有事没事去敲敲门。”

打个电话串串门,对他们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定安路社区社工姚大姐:3年前姚大姐退休,就加入到关爱老年人的计划中来。她的热心、乐观,感染了身边很多人。

“在我们街道辖区内,从经济条件上来说,特别困难的家庭很少,但他们往往精神上的需求很大。”因此,姚大姐每次来走访这些结对的老年人家中时,经常一待就是半天。

“我们发起了银龄互助,低龄老年人帮高龄老年人。”姚大姐说,他们把热心人都发动起来,这三年的社工经历让她体会到,打一个电话,串一次门,对孤单的老年人来说,都是莫大的心理安慰。

等我们上了80岁

年过半百的囡囡怎么办?

采访对象:朱阿姨

年龄:72岁

有这样一群父母,最迫切的愿望是自己活得比孩子长。家住清波街道的朱阿姨,就希望自己能一辈子照顾女儿。

“我和老伴都70多岁了,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她。”朱阿姨的忧伤,也道出了所有残疾人家庭的心声。

女儿5岁那年确诊了大脑的问题。“当时只希望她可以自食其力。”但是,这个曾经最低要求也难以实现。

其实,朱阿姨做过三次大的手术,“2001年那次,我以为自己挺不过来了,含泪整理好了女儿的衣服,把女儿平时用的清洁用品再三交代给老伴……”好在这么多年来,朱阿姨很“争气”,屡屡闯过鬼门关。

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照顾女儿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几天,46岁的女儿胆结石又犯了,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朱阿姨只能默默流泪。“医生建议开刀。但一想到要熬夜照顾女儿,我和老头子真吃不消啊!等再过几年,我们上了80岁,囡囡(指女儿)怎么办啊?”

“要是能有个志愿者来帮我们一把,在女儿住院的这段时间,帮我们一起照顾囡囡就好了。”

洗澡擦身洗头理发,努力提供居家照顾服务

清波街道社工小孔:对这些特殊的群体,许多街道也在做一些尝试。比如,清波街道正在培育和扶持“麦田圈”计划,专门关爱独生子女残疾家庭等。

目前,项目已经组成了家庭联络员队伍,每月与各自服务的家庭进行电话交流和走访看望。“先了解服务家庭的需求和困难,再主动为他们提供切实需要的照顾服务,比如洗澡、擦身、洗头、理发……”

对于那些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去专门的养老服务机构的群体,“麦田圈”计划努力提供居家上门的照顾服务。对于类似朱阿姨家这样的特殊家庭,他们会多走动,一起帮他们克服困难。

面对公众提问与记者采访,你准备好了吗?大人物可万万不能信口开河,因为一失言就成千古恨。你瞧,大领导N年前的率尔之言(比如教训年轻人图样图森破一类),到今天还要被翻出来调侃呢!

上对下的“意见”是权力,下对上的“意见”是无力。所谓权力,就是,你对我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我的意见。所谓无力,就是,我对你的意见有意见也得执行你的意见。

美国总统大选让我们看到,不管这个群体如何多样化,她们总体的力量在美国政治生活中日益增强,而女性问题是任何候选人都不能忽视的。

虽然暂时不能在大范围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总是需要给这一群体希望。有希望,才有解决的可能。

古思尧曾公然叫嚣“我就是故意侮辱国旗”。(图片来源:星岛日报网)

海外网3月27日电香港反对派团体“社民连”成员有过多次侮辱国旗及区旗的案底。2017年7月至2018年1月期间,古思尧参加3次不同的游行集会时,均涉嫌展示涂污的五星红旗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因而被控3宗侮辱国旗及区旗罪。拒不认罪的古思尧今(27日)被裁定3项控罪全部罪成,判监2个月。

据香港东网报道,没有律师代表的古思尧叫嚣,“求情就不必了”,裁判官不必同情或对他仁慈。裁判官则称入狱是唯一判刑考虑,参考案例后判古思尧2个月有期徒刑。

报道还称,古思尧获刑前,还与所谓的“支持者”在庭外喝酒,他预料自己今日(27日)将第6次入狱,还声称每次坐监前都要“饮番杯”(意为喝一杯),以“愉快”心情去坐牢。

古思尧侮辱五星红旗。(港媒资料图)

古思尧此前曾多次发表狂妄言论。据早前报道,在2017年7月及10月的两次游行中,古思尧涂污、毁坏国旗并上下倒置。同年12月29日,古思尧在湾仔警察总部接受预约拘捕,被控以两项侮辱国旗罪。古思尧否认控罪,对两案的答辩均为“我系故意侮辱国旗,我唔认罪”(我就是故意侮辱国旗,我不认罪)。

古思尧之前曾有过多次侮辱国旗区旗的案底。2012年6月及2013年1月,古思尧游行示威时,分别焚烧国旗及涂黑国旗与香港特区区旗,经审讯后被裁定3项侮辱国旗及1项侮辱区旗罪成立,共判9个月,他上诉后减刑至4个半月。2015年7月,古思尧又在湾仔焚烧区旗,2016年3月再被裁定“侮辱区旗罪”成立,裁判官认为他已有三次同类前科,判刑6个星期。(综编/海外网 张申)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这两天,又有美国“友台人士”赴台访问了……

[环球网综合报道]所谓的“台湾旅行法”生效后,台美各层级官员互访被全数解禁。台媒消息称,由美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荣誉主席、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伊丽亚娜·罗斯·雷提南率领的美国国会代表团日前访问台湾并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会面,同行中,还有纽约共和党众议员克劳迪娅·坦尼。二人都是美国会中的“友台派”,曾支持通过“台湾旅行法”和对台军售。

综合台媒报道,对于此次的访台之旅,罗斯·雷提南在自己的推特上宣称“台湾是重要的安全和经济伙伴,它的自由使我们成为天然盟友。面对中国侵略,我们需要不断加强美台关系。”

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也在推特上对雷提南访台回应“非常荣幸”,并“盼望美台关系进一步改进”。

台涉外部门表示,此次是罗斯·雷提南已是第二次访台,克劳迪娅·坦尼则是首次。2016年6月,蔡英文访问中美洲“邦交国”过境美国时,罗斯·雷提南曾在迈阿密会晤过蔡英文。

近来,美国亚太副助卿帮办黄之瀚、美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罗伊斯相继访台。“台湾旅行法”生效不到一个月,台美官员已开始互访行程,在3月28日的国台办例行新闻记者会上,发言人安峰山已郑重表示,有关部门已就此表达了我们的严正立场和态度。美方应该恪守和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的承诺,不与台湾方面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接触。任何的外部势力企图打“台湾牌”都注定是徒劳的。这样做伤害的是全体中国人民,包括台湾同胞的利益,同时也是对台湾同胞的一种愚弄。我们也在这里正告台湾当局,挟洋自重,只会引火烧身。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韩国国立墓地入葬门槛高 4位在世前总统都很悬

韩国国立墓地——首尔显忠院

海外网4月20日电 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由于韩国法律对于入葬国立墓地有着严格的规定,目前在世的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李明博和朴槿惠四人,因背负各种罪名,身后恐怕难以享受这一待遇。

2012年,朴槿惠在国立墓地为父亲朴正熙上香

韩国国立墓地法规定,因弹劾或惩戒遭到罢免的人,不得葬入国立墓地。朴槿惠先是遭到弹劾,又在一审审判中获刑24年,因此希望渺茫。不过,也有分析认为,如果新政党上台执政导致政局发生剧变,或者朴槿惠被赦免和恢复权利,可能会出现变数。

朴正熙安葬在韩国国立墓地

的前任李明博又如何?目前,因涉嫌受贿110亿韩元、贪污350亿韩元等,李明博被拘留起诉,审判将于5月初启动。报道认为,他能否葬入国立墓地,将取决于判决结果。国立墓地法规定,如果根据《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因涉嫌贪污被判有罪,就不允许安葬其中。

全斗焕和卢泰愚并肩受审

至于另外两位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结果也说不准。

全斗焕曾因内乱罪、受贿罪等被判处无期徒期,后于1997年12月获得特赦和恢复权利。卢泰愚曾因内乱罪被判有期徒刑17年,后来也获得特赦并复权。

按规定,如果因内乱罪被判有罪,不得葬入国立墓地。但对于因内乱罪被判有罪后来又获赦免复权的情况,则没有明文规定。而且,有个特例是,全斗焕前总统的警护室长安贤泰因受贿罪等被判处实刑,又获得赦免复权,身后获准安葬在国立墓地。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不多见,他身兼两部副部长

日前,水利部官网“部领导”栏目显示,水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叶建春兼任了新组建的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叶建春现在是水利部、应急管理部“双料”副部长。

官方简历中,他的职务是:“水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兼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

公开资料显示,叶建春生于1965年7月,福建周宁人,在职工学博士研究生学历。

他自1984年8月起,在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工作了21年。2005年6月,他调任水利部,出任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共11年。

2016年6月,叶建春任水利部财务司司长,2017年2月升任水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4个月后身兼原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委员,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直至此番职务调整。

“政事儿”注意到,目前叶建春在水利部领导班子中排在第8,位列陆桂华之后,魏山忠之前;在应急管理部领导班子中位列第7,排在副部长、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黄玉治之后,正部级副部长尚勇之前。

应急管理部网站截图

那么,叶建春为何会出现身兼两部副部长的情况呢?这要从本月公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说起。

根据改革具体方案,新组建应急管理部。原属水利部的水旱灾害防治的职责,被整合进应急管理部。

3月22日,应急管理部干部大会在京召开。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宣布了中央关于应急管理部领导班子任命的决定。当时,叶建春作为党组成员出席会议。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叶建春多次以水利部副部长的身份,就防治旱涝灾害发表讲话、并赴地方检查。

去年4月,叶建春率国家防总检查组,赴福建、海南检查防汛抗旱防台风准备工作,并参加会议,对珠江流域防汛抗旱防台风工作进行安排部署。

去年6月,国家防总召开防汛抗旱异地视频会议,叶建春主持会议,要求各地要立足于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切实防范旱涝急转,着力做好相关工作。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兼任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后,叶建春随即对水旱灾害防治工作作出指示。

3月27日至28日,中国气象局、水利部、应急管理部、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等多个单位,就2018年防汛抗旱防台风工作联合会商。

报道显示,叶建春以“水利部、应急管理部副部长”的身份参加会商,并发表讲话。

他表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防灾减灾工作高度重视,提出“两个坚持、三个转变”。在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中,水旱灾害防治相关职责被纳入国家应急管理体系,防汛抗旱防台风工作使命更加重大。希望专家加强科学研判,严密监视影响气候预测的气象、水文因素变化;加强科技创新,不断提升气候预测水平。

叶建春简历

叶建春,男,汉族,福建周宁人,1965年7月出生,198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8月参加工作。河海大学水资源环境学院水文学及水资源专业毕业,在职工学博士研究生学历。

1980.09——1984.08华东水利学院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学习;

1984.08——1988.10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规划处干部;

1988.10——1991.04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党办正科级干部;

1991.04——1992.11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党办副主任(副处级);

1992.11——1994.10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经营处副处长;

1994.10——1997.01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计划经营处处长;

1997.01——1999.09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助理兼经营开发处处长(其间:1997.06——1999.07河海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研究生班学习);

1999.09——2003.12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副院长;

2003.12——2005.06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

2005.06——2016.06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2001.09——2008.04河海大学水资源环境学院水文学及水资源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工学博士学位);

2016.06——2017.02水利部财务司司长;

2017.02——2017.06水利部副部长(2017.03)、党组成员;

2017.06——2018.03水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委员,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2017.07);

2018.3——水利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兼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党组成员,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