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平台 下的文章

  哈佛干细胞专家论文造假导致行业倒退十年?!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近期发布一项调查结果,在医学领域,尤其是干细胞研究领域掀起轩然大波。调查称,作为心肌再生领域开创者和顶尖人物的皮耶罗·安韦萨教授有31篇学术论文存在数据造假,应予撤稿。

  安韦萨的上百篇学术论文被视为这一研究领域的基石,如今多达31篇遭推翻,使得国内外诸多研究人员的相关课题化为泡影。一些人惊呼,这桩学术丑闻导致“整个行业倒退十年”。一些人担忧,以上述理论为基础展开的临床试验和商业项目均面临危机,需要重新评估可行性。

  按照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心脏病专家乔纳森·爱泼斯坦的描述,“整个研究领域遭受毁灭性打击,整整一代年轻的研究人员遭受毁灭性打击”。

  调查出炉:31篇论文数据造假

  今年10月中旬,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发布一项内部调查结果,认定曾在该机构任职的干细胞领域顶尖专家皮耶罗·安韦萨教授有31篇学术论文存在实验数据造假,需要撤稿。

  一石激起千层浪,全球学术界大为震惊。长达17年来,安韦萨被视为心肌再生领域的开创者和“祖师爷”,世界各国研究者都试图追随他的脚步,实现修复心脏这个充满希望的梦想。

  心肌细胞是心脏泵血的动力来源,心肌细胞出问题可能会导致严重疾病甚至死亡。因此,如果能让心脏中长出新的心肌细胞,替换掉有问题的细胞,以此修复心脏,无疑是医学上的一大突破。

  安韦萨最早在2001年发表论文,宣称利用干细胞可以实现受损心肌再生,这一研究成果迅速引发轰动,全球学术界惊呼安韦萨开创了一个全新的领域。

  此后17年间,安韦萨及其科研团队在《柳叶刀》《自然》《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细胞》等知名学术期刊上发表上百篇论文,他们有关“心肌干细胞修复心脏”的研究受到各国同行密切关注,不但激励整整一代学生投身这一新颖的科研领域,还启发不少初创企业研发对心脏病、中风的新疗法。

  然而,全球越来越多实验室反馈称,无论研究人员如何努力,都无法再现安韦萨的实验数据。当有人质疑他的实验数据有问题时,安韦萨坚决捍卫自己的研究成果。

  位于美国旧金山的格拉德斯通研究院心血管研究人员伯努瓦·布鲁诺回忆说,当一些同行对安韦萨的论文提出质疑时,安韦萨反唇相讥,“你们这些家伙不懂该怎么做实验”。“许多实验室于是回复道,‘那好吧,我们迎接挑战。我们会再次尝试。’”

  按照布鲁诺的说法,上述交锋场景不断重演,各国实验室却始终难以在这一领域取得突破,“这份失败名单变得越来越长”。

  学界震惊 当事人拒绝回应

  就在学术界广泛表达震惊,新闻媒体纷纷向安韦萨求证之际,这名顶着诸多头衔的专家却没有作出回应。一些记者试图给他的电子邮箱发邮件,但是发送失败,系统提示邮箱账户已停用。

  安韦萨出生于意大利,后移居美国,2007年开始供职于哈佛大学医学院,在该机构附属的布里格姆妇科医院领导一个再生医学实验室。10多年间,他的科研成果从轰动全球,到逐渐受到质疑,他2015年从哈佛大学医学院和布里格姆妇科医院离职。

  不过,哈佛大学医学院并没有因为安韦萨已离职而放弃追查。这家机构自2013年1月以来对安韦萨的学术论文启动内部调查,直到今年10月发布调查结果,认定他31篇论文造假。

  《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多家权威期刊随即证实,已经收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调查报告及撤稿建议,将着手评估以确定是否撤回论文。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言人珍妮弗·蔡斯透露,哈佛大学医学院通知这家刊物,安韦萨2001年、2011年发表于这家期刊的论文存在数据造假,应予撤回。此外,这家刊物还在调查安韦萨2002年的一篇论文,怀疑可能有类似造假问题。

  《柳叶刀》曾于2014年对安韦萨科研团队有关心脏干细胞的一份临床试验报告“表达关切”,担心实验数据不可靠。这家期刊发言人埃米莉·黑德说,有关那项研究的真实性,目前尚无更多调查进展,不过她证实已经收到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最新调查报告,撤稿已在讨论议程中。

  另外,安韦萨先前发表于《循环》期刊的一篇论文,2014年因数据造假而被撤稿。

  如果此番安韦萨的31篇论文被全部撤稿,将使得他在“撤稿观察”网站上的排名中一跃进入全球前20名。“撤稿观察”是专门关注学术界撤稿的网站,根据其统计,撤稿最多的是日本麻醉研究者藤井善隆,共有183篇论文被撤,排第二的德国人约阿希姆·博尔特也在麻醉行业,有96篇论文被撤。

  行业倒退 人力财力化为泡影

  安韦萨作为学术领军人物却造假长达17年,一些媒体形容这起学术丑闻“导致整个行业倒退十年”。国内外许多同行是在安韦萨的研究基础上再筑楼台,不乏直接引用他的实验数据,如今却发现走入死胡同,相关研究领域随之破灭。

  此外,许多学生投入数年时光研究这一领域的某项课题,然而耗费的人力和财力全都成为泡影,他们不得不面临重新选择专业、否则没法毕业的“毁灭性打击”。

  安韦萨曾在一项研究里称,他从骨髓中提取干细胞,把它们注入心脏后,这些干细胞竟然神奇地转化为心肌细胞,从而修复受损心脏。安韦萨声称在小白鼠身上获得相关实验数据,但这已经足够激动人心,按照一家美国媒体的描述,这曾令全球科研人员“犹如受到电击般震撼”。

  安韦萨在另一篇论文中说,他发现要修复受损心脏,甚至都不再需要骨髓干细胞,因为心脏本身也含有干细胞。研究人员只需要从心脏提取干细胞,放在陪替氏培养皿中使之数量倍增,然后重新注入心脏中,便可替代及修复受损心肌细胞。

  现代科学的根基是实验和可重复。但令人疑惑的是,安韦萨的上述两项研究,迄今无法从全球其他科研团队的实验中得到印证。

  美国斯坦福大学干细胞生物和再生医学研究院联合主任欧文·韦斯曼质疑称,他的研究团队把骨髓干细胞注入心脏,但是骨髓干细胞并没有转化为心肌细胞,而依然是骨髓干细胞。

  位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研究人员查尔斯·默里在一篇论文里说,他得出与韦斯曼相同的结论,认为安韦萨的实验数据无法重现“令人不得不出于谨慎而担忧”。

  杰弗里·莫尔肯廷教授供职于美国辛辛那提儿童心脏研究所、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等科研机构,他设法给干细胞标注记号,以便准确追踪它们转化为其他细胞后的具体下落。莫尔肯廷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查明干细胞是否果真转化为心肌细胞。

  然而,莫尔肯廷教授的调查显示,干细胞并没有转化为心肌细胞,也就无从谈起修复受损心脏。他曾在2014年一篇论文里详细阐述了这项研究结论。

  欺诈公款 临床试验何去何从?

  自安韦萨2001年声名鹊起以来,以他研究成果为基础的诸多新疗法展开临床测试,数以千计病人参与这些项目。不少人嗅到商机,初创企业遍地开花,相关研究和临床试验犹如涟漪般层层扩散。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设立多个研究项目,都让安韦萨负责推进,大笔政府拨款因而流入安韦萨的项目中。

  2017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起诉安韦萨等人捏造实验室数据,以欺诈方式申请获得研究资金。安韦萨曾供职的布里格姆妇科医院后来同意支付1000万美元,以平息这场官司。

  随着安韦萨的更多实验数据被推翻,已经启动的一系列试验疗法和商业项目也面临危机。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心脏病专家乔纳森·爱泼斯坦警告称,正是基于安韦萨的所谓研究成果,许多针对心脏病人的试验疗法得以推进,如今这些医疗项目都应该重新评估,以免危及病人身体状况。

  但是,截至今年10月中旬,一些临床试验项目仍在接收病人,多家企业继续从这类项目中获取商业利益。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锡达斯—赛奈医疗中心斯米特心脏病研究所主任爱德华多·马尔万不无担心地说,“尽管多家著名实验室未能重现安韦萨的实验结果,但是相关理论还是被迅速应用于临床试验,用于治疗心脏病人……我们现在只能期盼,这些病人没有因此蒙受伤害”。

  (本报特约记者 慕溪)

  中新社新加坡11月14日电 (记者 梁晓辉)当地时间11月14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加坡总统府会见新加坡总统哈莉玛。

当地时间11月14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加坡总统府会见新加坡总统哈莉玛。 中新社记者 刘震 摄当地时间11月14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加坡总统府会见新加坡总统哈莉玛。 中新社记者 刘震 摄

  李克强首先转达习近平主席对哈莉玛总统的亲切问候,并表示,中新隔海相望,文化相亲,两国关系与合作有深厚的民间基础,发展潜力巨大。40年前邓小平先生访新,两国老一辈领导人共同奠定了中新特殊友好关系的基础。此后,新加坡积极参与中国改革开放进程,双方实现了互利共赢。中新秉持友好传统,高层互访频繁,人员往来密切,务实合作不断拓展新领域,使两国人民从中受益。中方愿同新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在新时期取得更大发展。

  李克强指出,今年是中国—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15周年,中国始终将东盟视为对外关系的优先方向,赞赏新加坡担任中国同东盟关系协调国和东盟轮值主席国期间,为推动中国—东盟关系发展所发挥的积极作用,愿同新方共同努力,促进中国—东盟关系不断取得新进展,为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作出新贡献。

  哈莉玛表示,40年前中国开启改革开放进程,让中国走上快速发展道路,为中国和世界带来利益,新中关系也开启了新的征程。新中两国关系与合作取得长足发展,高层交往密切,各领域合作持续推进。李克强总理此访期间,双方签署了包括自贸协定升级在内的10余项合作协议,为深化合作提供了新平台,把新中关系推上了新高度。两国政府间合作项目发展顺利,希望拓展新领域合作,深化文化、旅游等人文交流,夯实双边关系的基础。新方愿同中方共同努力,推动东盟—中国合作深入发展。

  中国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肖捷参加会见。(完)

  11月12日电 据日本媒体报道,国际法院(ICJ)曾在2014年判决勒令日本停止在南极捕鲸。然而,当地时间12日,日本船队从山口县下关市的下关港出发,2015年来第四次重启捕鲸行动。

资料图:2015年底日本派往南极的捕鲸船。

  据悉,该船队欲在2019年3月底之前在南极海域捕获333头南极小须鲸。

  下关的船队为“勇新丸”(排水量724吨)和“第3勇新丸”(同742吨)。它们将与从日本广岛县因岛出发的母船“日新丸”(同8145吨)等3艘船在海上汇合后前往当地。

  日本下关市长前田晋太郎等约50人出席了出港仪式。“第3勇新丸”船长阿部敦男表示:“希望将迄今积累的技术和能力综合起来,一定要让调查取得成功并安全返回。”

  日本是国际捕鲸委员会禁止捕鲸公约的缔约国,但却利用允许以科学研究名义捕鲸的漏洞。

  2010年,澳大利亚一纸诉状将日本告上ICJ,指认日本违反《全球禁止捕鲸公约》。2014年3月31号,ICJ做出判决,勒令日本停止在南极海域的“科研捕鲸”,理由是,捕鲸并非为了科研,而是出于商用目的。2015年,日本在短暂停止后,重启捕鲸行动。

  2017年底,欧盟和其他12个国家谴责日本的南极捕鲸计划,并发表声明,称反对日本持续在南极海域进行所谓的“科研”捕鲸活动。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财经中心 → 财经频道 搜 索